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城中街道 >

奥村永福的末森城合战

发布时间:2019-08-11 06:2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柴田胜家败亡后,秀吉已经领有畿内二十余国,有足够的实力一统全日本。不过,天下并没有平静,天正12年(1584)3月,织田信雄、德川家康联合四国长宗我部家还有纪州杂贺众、根来众举兵与秀吉对抗。织田信雄虽是信长遗子,可织田旧臣们却应者寥寥,北陆的成政与前田利家都拒绝加入织田·德川方。同月,成政派遣家臣佐佐平左卫门率兵前往北之庄城集结,并归属堀秀政指挥。丹羽长秀还特意致信秀吉,称北陆已无敌人。之后,小牧·长久手合战爆发,羽柴军势虽在兵力上占有优势,却败给了织田·德川联军,双方进入僵持状态,各自展开外交攻势以期扭转局面。

  自武田家灭亡后,甲信地方为德川家所占有,德川家康害怕先前与秀吉有盟约的越后上杉势会放弃中立立场,南下进攻甲信地方,于是由信长次子织田信雄出面请求成政加入己方,以牵制上杉势。小牧·长久手一役中以少胜多让织田信雄的这次拉拢多了些筹码,何况是故主遗孤的亲自请求,成政自然不好回绝。除此之外,成政末弟佐佐信宗以及自己的一个庶子早川雄助都是信雄的臣下,织田家过去的恩义加上这种亲情的牵绊,使成政不得不割舍在羽柴方作人质的女儿。5月中旬,成政答应了信雄的请求,加入织田·德川方,并且许诺“如果上杉势进攻信州,那越中就出兵援助”。(成政的倒戈,相信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因为成政极其厌恶秀吉(都是游戏惹的祸)。其实不然,从已知的资料来看,成政与秀吉之间并无任何过节,所以原因不在此。当然也不像那些成政的支持者所言,成政答应织田信雄的请求是因为忠于死去的信长,或许那份忠义在成政作出决定的时候有一些作用,但最重要的因素还是实力对比的考量。如果没有小牧·长久手一战的胜利,就算织田信雄和德川家康的说词再感人,条件再丰厚,恐怕成政也不会为之动颜。)

  织田信雄与德川家康得到了满意的答覆,可是成政却不那么轻松——越中东面是宿敌越后上杉家,西面是领有加贺、能登两国且与秀吉私交甚密的前田利家,并且越中与信浓、飞騨交界处都是群山,交通不便使织田、德川两家很难迅速派兵进入越中,一旦有事,佐佐势必将孤军作战。与德川、织田密盟后,成政立刻开始施行计略以求提高胜算:一方面遣使与上杉方和谈,如果和谈成功,即使不能将上杉方引入己方,也能将其继续置于中立立场,免去德川家信州之忧。无奈成政与上杉家之间有太多过节,当佐佐家的议和请求呈给上杉景胜的时候,景胜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越中东部乃亡父谦信公旧领,如今尚未取回,不可能与之和谈。”同年6月11日,上杉家答应秀吉的人质要求,继续与秀吉站在同一阵线。

  另一方面,虽然与越后的和谈没有成果,但是佐佐、前田两家的联姻事宜一直顺利进行着。今后如果与羽柴秀吉公开对立,有望得到前田家的支持;如若不能,至少也可以麻痹前田利家,并把前田家人扣为人质,保住自己女儿的性命。7月23日,佐佐平佐卫门携礼前往尾山城提亲,成政准备把一个女儿嫁给利家次子又若(利政),并迎又若为婿养子。利家并不知道成政已经秘密加盟织田·德川方,他认为这是将来吞并越中的好机会,于是满口答应。正当前田家上下沉浸在加越友好的气氛之中,成政却在大力招收家臣、积蓄实力,至7月间,越中国内常备兵力已达两万余。8月上旬,前田家重臣村井长赖带着回礼造访富山城,被佐佐方告知“八月无吉日,婚期定在九月间”。尽管兵力已经大大增强,可是成政仍决定慎重行事,故将婚期延至九月。

  不料夜长梦多,8月17日,富山城茶坊主养顿向前田家臣·小林重昌递上了一份佐佐家最新动态的密告。小林重昌原是本愿寺僧侣,被前田利家召为家臣后还俗,其配下僧人多为间谍,养顿即是其中一员。养顿的密告中提到佐佐势已经加入织田·德川方,而佐佐家提出联姻的真实意图是侵占能、加两国。这让前田利家大吃一惊,急忙着手备战。8月22日,利家派遣村井长赖在加越国境的朝日山筑城,同时出兵攻打佐佐家臣·杉山主计守备的松根城。随着加越国境的战报传入富山城,成政心知秘密已经泄露,前田方的这次出击成为了日后两家之间近一年战乱的开端。28日,佐佐平佐卫门、前野小兵卫率五千军势出现在前田方朝日山城下,城内数百前田军士尽皆愕然。其后天降大雨,又听闻利家所谴援军即将抵达,佐佐军只好撤回越中。9月4日,利家致书秀吉,报告成政已经背叛。由此刻起,成政下定决心与利家兵戎相见,两人已不再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

  朝日山一役后,兵力占优的佐佐军并没有全面攻入能加两国,而是把目标锁定在能登末森城。末森城靠近加贺、越中两国,所处的狭长区域缺乏战略纵深,此城一旦得手,就能将前田家领地一分为二,轻松攻占没有利家主力支援的能登国。镇守末森城的主将是奥村永福,此人先仕前田利久,后来利久遵从信长之命将家督之位让于利家时,永福正担任荒子城代。当利家接收荒子城时,永福拒开城门,直到拿到利久的亲笔确认信后才交出城池,从此出奔做了浪人。天正元年八月越前刀根山合战时重新回到前田家麾下,做了利家的家臣,府中时代获得百石知行。在天正9年的能登攻略与次年的石动山合战中均有立功,天正11年代替在贱岳合战中阵亡的土肥但马守成为末森城代,成政亦知他是一个棘手的敌人,丝毫不敢大意。

  为夺得末森城,进而掌握整个北陆战局的主宰权,成政对此战进行了慎密的策划:末森城守兵一千五百人,成政准备动员十倍的兵力即一万五千人奇袭末森城,以达到速战速决的目的。成政曾于天正8年3月中随柴田胜家进攻盘踞末森城的一揆势,熟知末森周围的地形环境,因此对奇袭的成功有相当把握。奇袭的时间定在九月九日重阳节,城内的士兵会在那一日外出祭祀,警备力量相对平时要松懈;而且正逢秋收,稻田中谷物已经收割完毕,不用担心其中会藏有伏兵。另外,对城兵网开一面,总攻前不在城北搦手·长坂口方向布阵以瓦解守军战意。不过,为避免严重破坏末森城的城防工事,攻城时不会使用铁炮和大炮。

  9月初,佐佐军从北面能越国境的荒山砦出发,在能登境内的胜山筑城,并以此为据点入侵能登鹿岛,阻断能登势救援末森,同时放出流言迷惑对方:佐佐军将由海路攻入能登腹地,攻取七尾城。在南面加越国境,佐佐平左卫门率五百军势袭击鸟越城,牵制尾山、津幡、鸟越三城的兵力。佐佐军的佯攻把前田军的注意力吸引到加越国境和能登七尾,使其疏忽了对末森一带的警戒。

  9月9日清晨,越中各城将士共计一万五千人集结于木舟城,在朦朦秋雾中向能越边境开进,末森奇袭战拉开序幕。据《奥村正系谱》记叙:“天正十二年九月九日,正值重阳佳节,当永福在城边山上出游时,佐佐内藏助成政率一万军势突然入侵……”9月9日未时(午后两点),士兵的呐喊声、法螺贝之音震撼了末森城,佐佐军有如黑色川流从山间涌出,末森城内乱作一团,急忙擂动太鼓示警。当时,城主奥村永福正在位于城外山麓的鸟毛社参加重阳节的祭祀活动,从那里到达末森城的大手门需要约二十分钟。惊闻敌袭的永福迅速退往末森城,在随从的掩护下,永福本人好不容易进入城内,可是不少随从都死在佐佐军士兵枪下。发动这一波攻击的佐佐军是为数八百人的先锋队,另有万余兵力的主力队驻扎在末森城以南4.5公里的坪井山。除此之外,还有佐佐平左卫门率领的佯动作战队千余人完成了佯攻任务后从加贺山森、竹桥一线赶往坪井山本阵。作为深受利家信赖的家臣,奥村永福并未松懈对越中的防范,只是他将警戒重点放在越中水见地方的“志雄路”。这条路线从越中庄锅起,经能登下石再到末森城以北不远的圣川,是从越中到达末森城的最短路线。永福在末森城与圣川之间的笠挂山一带设下了伏兵,作为前哨警备阵地。可是,永福没有料到佐佐军会舍近求远翻越群山出现在末森城南方,结果落得如此狼狈。

  不过,奇袭末森城的佐佐军却也不是一帆风顺。佐佐军从木舟城出发,在渡过小矢部川后兵分两路,先锋队与主力队的预定路线为:今石动——嘉例谷——上河合(加贺领)——下河合(能登领)——八野——东野(坪井山本阵);另外三千余人编为泽川支队,由野野村主水率领,其预定路线为:枥丘(枥谷)——五位——泽川——梨之木峠——翻越宝达山——宝达——吉田口(末森城南部山麓)。因为子抚川河水泛滥,先锋队与主力队在到达今石动后改道向北,经越中矢波、牛首进入能登下河合,最后通过八野在坪井山设下本阵。佐佐军大部队的行程虽有些不顺,但还是成功依照计划抵达目的地,而泽川支队的行动却大大出乎成政的意料。泽川支队越过梨之木峠后在雾雨弥漫的宝达山中迷路了,于是找来一个当地人作向导,这个当地人名叫田畑兵卫,据他的后人所讲,田畑兵卫是能登口郡领主·三宅家秀的次子。三宅家秀臣从于能登守护田山氏,在上杉谦信攻打七尾城时(天正五年九月),家秀与他的长子战死。之后,次子兵卫继承了当主之位并改姓田畑,保有蛇崩、十八尾、泉原几处领地。可能是因为有着强烈的“能登国人”意识,田畑兵卫将佐佐军视为侵略者,领着原本预定西进宝达的泽川支队向北进入原,并在原、针山、漆原一带绕圈子。9日夜晚,人疲马乏的泽川支队终于达到末森城下,可他们的布阵地点是却离末森城北搦手·长坂口不远的敷波,这样就打乱了成政最初始的计划,将末森城全面包围了。同时,泽川支队原本的任务是进攻城东南的吉田虎口,如此一来成政不得不临时从本阵拨出六百人布阵于吉田虎口。

  经过一夜的休整,佐佐军的总攻从10日拂晓开始。总攻开始后不久,前野小兵卫率领的大手口攻击队突破城门攻下若宫丸。紧接着,野入势由吉田虎口攻入三之丸。午后时分,双方的战斗愈演愈烈,末森城二之丸中包括粮食仓库在内的城设施都被佐佐军占领,前田军残部三百余人全部退入本丸。时至未刻(午后五点),本丸城门被佐佐军烧毁,水源也被切断,这时的本丸形同虚设,落城只是时间问题。不过天色已暗,加之天降小雨,山路往来不便,激战了一天的佐佐军也罢兵回阵。

  入夜后的末森城内被悲壮的气氛所笼罩,城中的一些女房担心落城后受辱,纵身投入黑谷(死人谷);士兵们经过白天的激战都已疲惫不堪,毫无战意。眼见这般情景,永福却没有半点投降的念头,永福的妻子·安也手持剃刀在城内巡视,激励士气。永福夫妻二人都坚信主君会派来援军,这种信任也感染了士兵,支撑着这座危城。

  十日辰刻(午前八时)——传令者不明——九日,佐佐成政率军来袭,其先手攻击末森城(藤田安胜觉书、末森问答);

  巳刻(午前十时)——奥村重右卫门——九日午间,佐佐成政军势约五百人通过森向西前行(混目摘写、末森问答);

  未刻(午后二时)——山田仁左卫门——九日未刻,佐佐成政率一万军势攻击末森城(奥村永福御武功觉书、前田创业记、三州志他);

  前田利家此前已经对佐佐军的大举入侵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兵力的不足让他束手无策,只能严令各城加强防范。佐佐军对末森城的总攻时间是九日未刻,不过当十日辰刻首次得知末森城告急的报告时,利家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从九日一直到十日,所获情报皆指出佐佐军(实为佐佐平左卫门所率佯动作战队)正出没于加贺竹桥附近。直到更多紧急军情陆续呈上,利家这才意识到情势危急,立刻召集重臣开始评议会。在会上,利家提出即刻发兵救援末森城,可是遭到一些重臣的反对,那些重臣们认为佐佐军势大,此时前去救援无异以卵击石,应待秀吉派兵来援后再与佐佐成政决战。利家认为一旦末森城失守,佐佐军将很快兵临尾山城下,静待援军只是坐以待毙,于是力排众议,决意出阵津幡城。临出发时,利家的妻子芳春院(松)带着酒饭亲自为利家送行。芳春院的鼓励令利家十分感动,随即振刀上马奔向津幡城。

  十日戌刻(午后八时),利家率军进入津幡城,此时仍有不少家臣反对救援末森城,利家正色说道:“人生一世,名留千古。自己的领土被人侵犯,又对奥村·土井·千秋他们见死不救的话,即使拥有了天下,也会被人嘲笑!” 不忍撇下自己的家臣,面对佐佐军咄咄逼人之势,利家也不甘示弱,誓要固守领地。亥刻(午后十时),利家召回正赶往末森城的先锋队,集合了二千五百军势(或称三千)从津幡城出发。

  而在佐佐军方面,神保氏张将后援阻止队的指挥权交与其子氏则后,前往本阵向成政进言夜攻末森城。诸将为此聚于本阵,就是否夜攻发生了激烈争论。氏张认为永福不可能弃城而走,此时守军又是不堪一击,应当发起夜攻迅速拿下末森城。可是,氏张的提议遭到佐佐军前线将领的反对:自从越中翻山越岭到达末森,然后又是激烈的战斗,各部将士都已是疲劳至极,无法继续战斗;而且夜攻也有许多不利因素,例如会被敌方伏击,或是在黑暗中误伤己方,何况雨后道路泥泞湿滑,使得士兵夜间行动更加困难。如今佐佐军胜利在望,勉强夜攻只是画蛇添足,增加不必要的伤亡。大部分的将领都认为:“入夜后不宜采取任何行动,任由城兵逃亡才是上策。” 最后,成政采纳了前线将领的意见,决定第二天清晨发动总攻,一举攻下末森。想必佐佐军将领们都相信成政的布阵是万无一失的,前田利家即使敢冒险前来救援,也会被成政预先布置好的军势所挡。

  1. 山街道:津幡——指江——横山——元女——钵野(八野)——绀野町——上田

  2. 中街道:津幡——鹈之气(宇之气)——横山——内高松——面田(免田)——麦生

  佐佐军坪井山本阵正好扼守住山街道,兵力悬殊的情况下,前田家的援军多半会避开佐佐军主力,选择另外两条道路前往末森城,而中街道与滨街道的防御则是由神保势负责。神保势本队位于川尻川以北的松原,另有一支队越过川尻川驻扎在外高松(河北郡)。神保势把守的这两条街道靠近海洋,波浪声和雨声会掩盖任何风吹草动,周围又多是会阻碍视线的连绵砂丘与茂密树林,因此警戒工作相当困难。在神保氏张离开后,氏则许久不见前田势援军,便认为前田势在十日夜间不会有所行动。于是他擅自做主,将布置于外高松的支队撤回本队,放松了对滨街道的警戒。

  实际的情况与氏则的判断完全不同,利家率领两千五百援军抵达鹈之气后,从高松村村民那里获知神保势埋伏于川尻川一带,于是利家命令部队沿海边行军以躲避神保势。虽说海岸线上尽是细砂,但这些细砂吸收水分后会变的十分坚固,即使是骑兵也能顺利通行。当前田势殿后部队渡川时被神保势发现,神保势立即开始炮击,但为时已晚,利家的主力部队早就通过了川尻村。

  翌日清晨,决心与末森城共存亡的守军听见了援军的呐喊,在城西北方向的鲸峰上赫然出现利家的马印“钟馗”,顿时军心为之一振。利家军势向大手口与搦手·长坂口发起攻击,末森守兵也从城内杀出,呼应援军。布阵于两处的佐佐军猝不及防,很快被前田军击溃。搦手·长坂口的泽川支队因为连日作战没有得到充分休整,早已筋疲力尽,如今又被前田军夹击,主将野野村主水以下七百五十余人战死,损失最为惨重。自此,战局发生了巨大转变,佐佐军已不可能在短期内夺取末森城。就算佐佐军人多势众,但如此深入敌境容易被孤立,从而导致全军覆没,何况从末森城夺取的兵粮有限,也无法长期供应这支万余军势。向来行事谨慎的成政不想与利家冒险一搏,于十二日清晨下令撤退。佐佐军的撤退有条不紊,就连作为敌人的前田军也不得不发出赞叹。

  佐佐军分两路退往越中,主力队沿山街道行进,其余军势沿滨街道并行。成政为防尾山、津幡军势截击,提前一步派出间谍在两城散播流言,慌报末森城失守、前田势全军覆没。此举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听信流言的领民开始慌乱的向南逃窜,鸟越城守将目贺田又右卫门以下全部弃城逃走;尾山城内众人大惊,利家的妻子·松与各将领之妻对丈夫的死讯信以为真,险些自杀“殉死”。由于流言使得末森城以南人心惶惶,佐佐军一路上并未遇到任何战斗。两路军势于横山合流后进入指江地域,停留吉仓山稍适休整之后,佐佐军占领已经人去城空的鸟越城,最后安全返回越中。

http://ruththemom.com/chengzhongjiedao/14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